“火凤凰”冰球队在活动后合影。随着冰雪运动的普及,队伍也迎来越来越多年轻成员。 高嘉蔚摄

核心阅读

在宁夏银川,一支业余冰球队在地方赛事中频频亮相、声名渐起。这支由来自各行各业的冰球爱好者组成的队伍,从自制球杆到装备齐全,从冰封湖面到室内冰场,从自娱自乐到参加比赛,在多年成长中见证着当地冰雪运动的发展和全民健身的深入。

宁夏银川,春风轻拂。市中心的一座商场里,室内冰球场上的一场对决引来不少顾客驻足:头盔闪耀、护具齐整,球员踩着冰刀在冰面快速划过,球杆左右轻摆,战况瞬息万变。这只是一场练习赛,争夺却也异常激烈。加速,虚晃,挥杆,球进了!终场哨声响起,两队球员都为这场精彩对决摘帽欢呼,此时观众才发现,他们中既有稚气未脱的少年,也有满头银发的老者。

这是一支成立40多年的业余冰球队,有个响亮的名字——“火凤凰”。队员都是当地的冰球爱好者,最年长的已有68岁,而最年幼的仅有5岁。在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和举办过程中,各地冰雪运动掀起热潮,有着多年实力积淀的“火凤凰”在地方赛事中频频亮相、声名渐起,成为宁夏冰雪运动的一张名片。

群众健身需求越发多元,打球的人越来越多,装备也越来越专业

“谁说宁夏没有冰雪运动?”早已“退役”的老队长、86岁的朴振环告诉记者,他年轻的时候,银川一入冬,人们就在公园里结冰的湖面上玩耍,大人小孩都爱在冰面上溜冰、玩冰车。地处西北的宁夏北部有贺兰山,南部有六盘山,冬季温度在零下10摄氏度左右,每年有4个月的冰雪期,开展冰雪运动有着天然的优势。再加上“塞上湖城”银川市湖泊众多,每年冬天湖面结冰,为冰球、滑冰等运动提供了天然场所。

宁夏的冰球运动有着不短的历史。20世纪50年代,刚毕业的朴振环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的号召,坐着绿皮火车来到银川,成为宁夏第一批体育工作者。“那时候冰球还是个‘时髦货’,我和一些来自黑龙江、河北、北京等冰雪运动传统地区的年轻人,把这项运动带到了银川。到了80年代,冰球队逐渐成形。”朴振环说。

45岁的现任队长朴杨从小就跟着父亲朴振环打冰球:“那时候最期待的就是冬天,湖面一结冰,就有地方可以打球了。”

在朴杨的记忆中,那时装备很差,没有头盔,冰刀鞋是用牛皮缝制的,里面用竹板做固定,没有专业球杆,只能用木棍代替。“每次打比赛,不少人先得找带着弯的树枝,拽下来,用小刀削出弯面作球杆。即使这样,每次扫雪打球,大家的参与热情都很高。”

刚开始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打球,随着经济发展、生活变好,群众健身需求越发多元,打球的人越来越多,装备也越来越专业。如今不少队员的冰刀都从不足百元的基础款升级成了几千元的碳钢材质,更有了整套护具,一些人还用上了专业级的全护面罩。

随着参与者的聚集,这支球队也有了自己的名字、队标和队服。银川有个别称“凤城”,球队因而得名“火凤凰”,寓意在冰场上擦出火花,把这项运动的火热劲儿表现出来。队员们来自各行各业,有警察、医生、工人……队伍实力不俗,曾代表宁夏参加全国性的冰球比赛,取得过第七名的好成绩。

有了室内专业冰场,再也不用等待冬天湖面结冰,四季都有训练去处

这几年打球,朴杨感觉最舒坦的是银川有了室内专业冰场,队员们再也不用等待冬天湖面结冰,四季都有训练去处。现在,每周二晚上,“火凤凰”的队员都会准时集结在冰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

“每次打完球,感觉所有的压力都释放掉了,特别轻松。”59岁的郭陆军打球多年,对这项运动的乐趣深有体会,“冰球有很强的竞技性,速度快、力量大,撞击不可避免,但我们这群老队员却争相上冰。上冰打球,不光身体锻炼好了,也给自己的业余生活带来了‘主心骨’,干事情都有劲头了。”

近两年,在“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下,大众冰雪运动火热开展,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始接触冰雪运动,这支球队也逐渐有新面孔加入。

29岁的丁平前年加入“火凤凰”,在北京体育大学学习轮滑冰球的他,毕业后来到宁夏,在高校任教。丁平的入队,给球队带来了科学的训练方法,他也成为球队“教练”。几个老队员动作不标准,他就带着队员从头学起,从热身准备到技术动作,从力量到灵活性,几次带练指导,大大提升了队伍专业性。“球队专业性提高,我也有了更多教学实践的机会。上课时,我还会向自己的学生推荐这支球队,时间长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参与进来。”丁平说。

守门员谢海滨在丁平的影响下,把只有10岁和5岁的儿子也带到“火凤凰”,成了球队的新成员。“冰球运动不仅锻炼孩子们的体魄,而且让他们变得勇敢、坚毅,团队意识更强。”谢海滨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现在5岁的小儿子已经有模有样,动作标准、身体灵活,在队里赢得了个“小陀螺”的外号。

冬奥会让更多人领略到冰雪运动的魅力,也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其中

2020年8月,“火凤凰”冰球队应邀参加了在黑龙江齐齐哈尔举行的冰球邀请赛,成为来自西北地区的唯一参赛队伍。为了这次比赛,“火凤凰”冰球队组织了两个月的集训。可到了赛场,队员们都有些忐忑:面对东北地区的传统强队,能赢吗?

小组赛第一场,朴杨的几记打门、谢海滨的数次防守,给队伍带来莫大信心。几轮交锋下来,“火凤凰”轻松赢得了胜利。“这让东北的兄弟队很惊讶,在他们印象中,西北应该没什么冰雪运动。”朴杨回忆起来,有些感慨。

开局得胜让队员心态更好,此后的数场比赛“火凤凰”都发挥出色,最终获得所在项目小组第三名,给其他队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出去参赛,让我们赢得了当地球队的友谊,也让更多人认识到,冰雪运动不断扩展,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人参与。”朴杨说。

“那次比赛后,还有北京球队向我们发出邀请,相约在北京冬奥会结束后一起打比赛。”在朴杨看来,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成功举办,为冰雪运动的开展提供了机遇。2021年12月,第八届全国大众冰雪季宁夏冰雪运动系列活动启动。活动持续了3个月,伴随北京冬奥会举行。“冬奥会的推广作用很大!”朴杨说,“火凤凰”参加活动,吸引到了很多观众。

“冬奥会让更多人领略到冰雪运动的魅力,也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其中。”朴杨深有感触,近年来新成员陆续加入球队,有回到宁夏工作的年轻人,有被父辈带上冰场的少年儿童,对冰球的热爱就这样传承下来,让“火凤凰”保持着冰面上的活力。

站在场边,听着场上队友的呐喊声和冰鞋划过冰面的摩擦声,朴杨感叹:“我们这支民间冰球队在比赛时,同样会升国旗、奏国歌,因为队伍的经历,让我们感受到祖国体育事业的兴旺,体会着运动爱好者的幸福。”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xinwangidc.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